黃貫中談起家駒眼眶紅了 ,對鏡直言海闊天空永遠唱不膩,想向每一位唱過Beyond歌曲的朋友道聲謝謝

维尼 2021/11/04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近日播出的易立競訪談節目《定義》第7期,嘉賓是正在參加《披荊斬棘的哥哥》的黃貫中和歐陽靖。其中黃貫中在訪談過程說了一些話,令人甚是感慨。

作為華語傳奇樂隊BEYOND的吉他手,黃貫中被問到誰是他最尊敬的對手時,他說, 有時會把家駒當成對手!另外,家駒更是他的一個靈魂知己。

他說,家駒的位置無人替代,他好像從未離開,他一直在那裡,在這裡(指向自己心的位置),隨時想像兩人各拿一把吉他就玩起來……

上世紀80年代初,香港興起地下樂隊潮,無數的年輕人受歐美音樂影響,拿起吉他貝斯鼓玩起了樂隊。黃家駒、葉世榮、黃家強和黃貫中也是其中之一,但他們都是不固定的,今天這幾個湊在一起玩,明天那幾個湊在一起玩,很多「樂隊」連名字都沒有。

就BEYOND來說,先是黃家駒與葉世榮走到一塊,加上吉他手鄧煒謙、貝斯手李榮潮,組成了BEYOND的初始陣容,還參加了山葉吉他比賽,獲得冠軍。那是1983年。

就在這一年年底,BEYOND的鄧煒謙和李榮潮離開了。主音吉他的位置先後由關寶璿和陳時安擔任,而貝斯手,黃家駒拉了他弟弟黃家強進來擔任。

1984年,葉世榮聯合從BEYOND離隊的鄧煒謙,還有一個在上大學的朋友黃貫中,以及一個叫馬永基的主唱,4個人組成一支樂隊,玩的是重金屬風格。黃貫中在樂隊中是主音吉他手。

黃貫中對黃家駒的尊敬,絕不是從一開始就有的。記得他回憶與家駒第一次見面時,最深的印象就是家駒那可以說「其貌不揚」的外表:皮膚黝黑,臉上長著痘,冒著油光,架著大黑框眼鏡,留著未加修飾的長髮,穿著也普通……

如此普通的外表,加上一張有點婆婆媽媽的嘴,怎麼可能讓內心孤傲的黃貫中第一眼就把他當回事呢!況且搞重型音樂的人,天生對玩其他風格的人抱有鄙視態度,所以他最初對家駒有所懷疑是很正常的。

通過更多時間的相處與合作,黃貫中對家駒的這種「不服」越來越少,肯定和尊敬越來越多。時間越久,他越發現自己小瞧了這位黑仔哥哥。 他那驚為天人的創作才華,他深厚紮實的唱功,他對音樂的那份赤誠,還有他那嘴上話多、內心純真的個性,具有天生的領導力,把兄弟幾個的心聚得死死的……只要有他在,團隊成員就沒有壓力,沒有人與人之間那些小心機…

在家駒的感染下,搖滾硬漢對音樂的觀念都有所轉變,不再只執著於重型音樂,而要放大格局,多種風格一起發展。

也許從某個時間點開始,家駒已經不再是他心中的「對手」,而是向之看齊的「目標」,因為要超越家駒,他知道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了。無論自己以前再狂妄,如今在家駒面前也不得心悅誠服,跟著家駒把BEYOND幹下去,成了他內心最堅定的一件事情。

試想一下,如果黃貫中加入BEYOND後,遇到的那個「對手」不是黃家駒,而是另一個人,那麼,誰都不敢保證那個人能降住他,誰都不敢保證這支樂隊能維持多久不散夥。

BEYOND裡除了黃家駒以外的3個人,一個是他親弟弟,一個是老好人葉世榮,這兩個都沒有管理上的難度,唯一「天生反骨」的只有黃貫中。能讓他服服帖帖並視之為靈魂知己,便可見黃家駒的個人才能與人格魅力是非凡的,不可取代的。不信你看在家駒去世後,BEYOND存在12年間,哪一刻有過四子時期的那種和諧局面?

可以說,除了黃家駒,誰都不曾真正服過誰!

黃家駒對吉他非常狂熱,平時跟黃貫中少不了互相切磋,共同提高琴技不亦樂乎。還記得紅館演唱會上《灰色軌跡》結尾時他們的雙吉他solo嗎?這是一個足以載入搖滾史冊的經典畫面啊!

BEYOND的第一首成名曲《大地》,作為樂隊主唱的黃家駒,這次硬是把黃貫中推到了主唱的位置,只為把更多光環給到隊友。後來還有很多歌曲,只要有可能,他都盡力把主唱的機會分配給了其他3位隊友。相比很多為一句歌詞而勾心鬥角的樂隊組合,也許這就是黃家駒與眾不同的格局和魅力,不留給隊友一絲可以抱怨的機會。

我們知道,黃貫中身上有一個九紋龍的紋身,這個其實是為紀念家駒而紋的。家駒生前有過紋身的想法,但從沒有真正紋過,每次都是黃貫中幫他畫上去的。家駒過世後,黃貫中就在自己身上紋了這個紋身,替兄弟圓此心願,也是他們兄弟情的永恆見證。

相伴八年的夢幻旅程,一輩子的靈魂知己,慶倖這世界曾經有這麼一個人,讓那個不可一世的桀驁男子,變成了後來的黃貫中。

 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